上海弘竣实业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021-59888569    冯经理:13636546116 邮箱:chole.feng@shjsolar.com

上海弘竣实业有限公司

新闻中心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300多万光伏人中,最敢说真话的5个人

2018-12-20 12:36:43 上海弘竣实业有限公司 阅读

任何行业都需要多一些敢说实话、敢说真话的企业家和专家,光伏行业也如此。

 

不管你是用笔,还是用嘴“说”来,敢说实话和真话非小事。

当然,因为各种场合与“需要”,这里也常常充满了客套话、场面话、官话、甚至是“违心”的假话——还有更多是干脆“不说话”。当然,有些话听听就好,别当真。

为什么“敢说”是个难事儿?看看《西游记》里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妖是怎么“反常”的,孙悟空一眼就看得出来,猪八戒是不愿意看出来,唐僧是真看不出来,沙和尚是假装看不出来。就如同那句话:你永远唤不醒那个装睡的人。

 

上海弘竣实业有限公司

 

不过,现在有了新的段子,这两天天冷,你还是永远唤不醒那个装睡的人?你泼一桶冰水试试。唤不醒,是真没让那人轮到生死存亡的时刻,“他确实还可以装。”

回顾过去这一年,光伏行业可谓冰火两重,甚至可以说是经历了生死考验。在这艰难的“征途”中,在300多万光伏从业者里面,有5位行业大咖是在产业发展关键时期“最敢说”的人。

 

上海弘竣实业有限公司

上海弘竣实业有限公司

 

有时候,“敢说”是会带来风险的,但一个行业的发展历来需要在关键时刻大声疾呼的人。

王斯成老师今年67岁,过去的30多年,他几乎将所有精力和心血都投入到了光伏事业中,如今他依然在为行业的持续发展努力工作和发声。

德意志银行去年公布,全球80%的国家和地区已经实现平价上网。而作为最大是光伏制造与应用市场,中国光伏行业的成本为何居高不下?王斯成在今年多个论坛的发言中提出“五座大山论”:光伏产业面临补贴拖欠、电网接入难、融资难、土地乱收费、弃光限电等压力,只有移除五座大山才能加快实现平价上网。在11月1日无锡新能源大会上,王斯成还指出,拿掉“五座大山”后,1.5元的组件价格、4元的系统成本,可以在用电侧达到平价。

最“激烈”的建议,出现在今年“531新政”出台后的第三天。6月2日,王斯成的一个建议书在网上广为流传。而后,一天之内,这份建议书却各种“原因”在各种渠道上删除,但建议书的内容已广为人知。

 

上海弘竣实业有限公司

 

对于一个政策的“杀伤力”,王斯成在建议书中判断:光伏制造业将会有56%的产能闲置,继而造成大量产品滞销,工厂停产或倒闭,以及失业大潮,这将是对如此优秀的光伏制造业的毁灭性打击,而且是人为制造的打击。其后果远远不是区区1000多亿补贴资金拖欠给政府造成的压力所能够比拟的,制造业的崩溃将带上万亿的经济损失,将失去每年5000亿元的产值和超过250万人的就业,光伏产业多年取得的辉煌成绩将毁于一旦。

王斯成在这份建议中指出“531”政策的三大问题:

1、与以前发布的文件相矛盾,政府信誉何在;2、对合规分布式光伏项目肆意践踏;3、无视行业发展,是对光伏产业和国家能源转型的重大伤害。

对于一个行业的权威专家而言,发表如此“直白”和激烈的言辞,必然要接受巨大的压力,但王斯成老师还是在第一时间说了,并给出了相应的四大建议。这样的行止,源于一个老光伏人对于产业的深厚情感,也源于对一个产业的深度观察和判断。

 

上海弘竣实业有限公司

上海弘竣实业有限公司

 

通威成立至今31年,作为掌舵人,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元肯定吃透了各种苦,也克服过无数的难,也才有了这家企业如今的辉煌和地位。

今年531出台后,刘汉元无疑是光伏大咖中“最敢说”的企业家之一。在不久前召开的2018第七届中国上市公司高峰论坛上,刘汉元就表示:企业家一定要敢为行业发声!

在今年9月末的第六期“德胜门大讲堂”上,刘汉元在《发展才是硬道理》的演讲中提到:中国光伏产业在世界上已经一骑绝尘,但突如其来的政策给行业带来5000亿的损失,应当有人负责并加以反思。

“政策对行业踩下急刹车,造成了严重的车祸。使得原本蓬勃发展的光伏产业,一时间出现重大的人为系统性风险,金融市场大幅度异动,一周内数十家上市公司跌停,市值损失高达3000亿,产品价格严重受挫,许多厂家被迫停产减产,资产损失超过2000亿元。各类供应商讨债、诉讼、员工讨薪、上访事件密集发生。各种矛盾在这几个月里面此起彼伏。”

“新政出台到现在已经差不多四个月时间,没有任何真正出台有效补救措施,造成各方面的损失几乎没有给予任何合理的理解和尊重,也没有任何部门、任何人员受到任何追究。损失超过5000亿,全球新能源发展态势也因此受挫,如果一个贪官贪5亿就足以枪毙,那50亿损失呢?500亿损失呢?5000亿损失呢?该由谁来负责?”

而在11月1日上午召开的、举世瞩目的民营企业座谈会上,刘汉元汇报了中国光伏取得的成绩,并直呈整个行业面临的三困难和问题:

一是政策“急刹车”给行业带来危机。二是非技术性因素推高国内光伏发电成本。三是光伏产业政策难以满足我国能源转型的需要。

 

上海弘竣实业有限公司

 

刘汉元随后提出了三点建议:坚定推动我国能源革命,明确可再生能源方向;减免可再生能源税费;推动光伏产业健康发展。而在民营企业座谈会后第二天,国家能源局召开关于太阳能发展“十三五”规划中期评估成果座谈会,商讨“十三五”光伏发电及光热发电等领域的发展规划目标的调整。

当然,对一些企业家的“敢讲”,也常会听到一些“风凉话”。比如“反映问题不还是为了自己的企业好?”

仔细想想,这是什么论调和逻辑?要不你去试试?

 

上海弘竣实业有限公司

上海弘竣实业有限公司

 

很多论坛会议里的主题发言或致辞,可谓高屋建瓴空洞无边,让人枯燥乏味“如坐针毡”。

但阿特斯掌门人瞿晓铧的发言是个例外。他的每次出场,其PPT基本都是精心制作,满是干货,其发言专业而接地气。此外,这位“理工男”在接受采访时,也基本能有问必答,聊出一些充满智慧和思辨的观点;而非通篇都是“我们企业非常棒!”

这可能与瞿晓铧过去的求学和职业经历有关;也与阿特斯这家企业的国际化“底色”有一定的关系。

比如,近年单晶、多晶之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但在明面上和公共场合,行业里基本是“你好我好大家都好”,表面一团和气,很少直接谈论和交锋——当然,私底下可能又是另一回事。

不过,瞿晓铧却是个例外。

比如,2017年“315消费者权益日”,一篇标题为《低价中标、单晶众跑、多晶失落......如何看这场单多拉锯战?》的文章在光伏朋友圈刷了屏。但几乎就在一夜之间,这篇刊登在某能源权威媒体,文章就被强制删帖。对此,瞿晓铧很快在朋友圈表示,“压力来自报社合作伙伴”。对此,瞿晓铧认为,“即使打口水仗都比‘花钱封口’好”。

 

上海弘竣实业有限公司

 

对于不同技术路线,瞿晓铧年中曾表示:“说再过五年,也可能七年、八年的时间,我们再回头看单晶、多晶,多半看到的不是哪个技术衰亡了,哪个技术消失了,而是大家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到底“谁将干掉谁”、“谁将会消亡”?

7月初,瞿晓铧在黄山光伏大会纪念论坛直言:“我们看网上经常有报道说,单晶要消灭多晶了!一开始文章说单晶在2017年要消灭多晶,然后说2020年,最近一篇文章说如果从产能的整个优化程度来看,估计还要5年消灭多晶,永远高喊着要消灭,但是消灭的日期一直在往后拖。”

“其实单晶和多晶,最近一个月显示出了非常多的钟摆效应,多晶硅片率先降价,降价幅度非常大,因此到5月底之后,特别是签约的海外单几乎都是多晶,每瓦的价格低4-5个美分,折合人民币有的时候可以便宜5毛钱的时候,你说买什么?这是都是明摆着的事。”

瞿晓铧还提到企业间的“恶性竞争”:“我自己认为中国的很多企业家,包括很多很伟大的企业家,他们非常希望一举做到天下第一,他们都非常希望用1-2年的时间,把其他人全部消灭掉,不给竞争对手留喘息的时间,所以走别人路,把别人逼到无路可走。这种战略是不是成功呢?我有我的看法。我们阿特斯有一句话,叫“卓而不同”。

瞿晓铧说:20年之后,你们还可以找阿特斯,20年之后还可以找到瞿晓铧。类似的构词和言论,在光伏企业家中,少有!

 

上海弘竣实业有限公司

上海弘竣实业有限公司

 

作为全球新能源企业500强里的number1,协鑫集团备受关注;而作为这家企业的掌舵人,协鑫集团董事局主席朱共山的每次发言也备受关注。

这其中,有赞许,也有质疑——这太正常了,笔者曾在《谁人不识朱共山?》的文章里说过:他无以回避地成为焦点,他配得上足够的荣耀,同时也要承受无出其右的新命题与大压力。

今年10月,朱共山在“2018智慧能源发展高峰论坛”上表示,当前全球新能源技术发展进入了快车道,风能、太阳能到2019年就基本不再依赖国家补贴,“协鑫集团明年起从上游的硅料到硅片、组件、系统各环节进步,到电站端业务,不再需要国家的补贴。我们测算,明年大型的光伏电站基地,如解决送出,在没有国家补贴的情况下,仍然可以大力的发展。”

此言一出,各种议论和质疑也接踵而来。众说纷纭之下,一如既往,协鑫不澄清,不争议。

也许,协鑫集团和朱共山也都早已习惯类似的质疑,甚至也早已料到会有这样的争议。所谓“树大招风”,企业大了,被赞誉,被争议,甚至被质疑,在所难免。

事实上,早在2014年,朱共山便曾提出“平价上网”路线图。其后至今,朱共山多次表示要不遗余力推进平价上网。也就在当年,一位光伏企业的CEO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就对协鑫颇有微词。在他看来,协鑫虽然在多晶硅方面具备成本和技术优势,但大行业朝不保夕,协鑫却大谈平价上网,有意压低价格挤兑同行,扰乱行业发展,“这是不负责任的表现”。

2017年8月,围绕阳泉“领跑者”光伏电站项目,协鑫报出了每瓦0.61元的低价,引发了一场轰轰烈烈地争论。业内人士无不谴责朱共山挑起不“负责任”的价格战。行业甚至迅速召开一场论坛,专门讨论“六毛一”的问题。

也有人说:如果协鑫报价是0.68元,也可以争取到这个机会,那样岂不是大家都好?行业专家红炜老师相信这个说法是成立的,协鑫自己也会算清楚这笔账,“但是朱共山应该不是这么想,他想的应该是怎么能多做一点,哪怕挨骂也要让平价上网早一天实现。”

面对各种质疑,协鑫为何老是不澄清,不争议?借用马云的话说:“就像爬山,我在做我认为对的事情。别人不相信,难道我把心打开给大家看?”

 

上海弘竣实业有限公司

 

去年底,笔者在百度搜索题目中“平价上网”几个字的文章,朱共山多达60多页。2014年5月,朱共山说:“中国及亚洲在2017年率先实现光伏发电平价上网”。2015年4月,朱共山呼吁“制定并发布亚洲乃至全球的光伏发电‘平价上网’路线图”。2016年9月,朱共山说:“我就始终怀有梦想要把光伏电力努力做到老百姓用得起的能源”。2017年3月,朱共山说:“协鑫集团始终以推进平价上网为己任”。4月17日的SNEC开幕式上,朱共山的发言主题还是“多维科技红利叠加让光伏平价上网有底气”。

不管行业如何争议,有一点是确定的:唯有加快实现平价上网,光伏产业才能真正从对政策的依赖走向“市场的胜利”。

借用不少投资机构大佬或分析师的观点:“平价上网”终究是投资光伏的最核心逻辑。

 

上海弘竣实业有限公司

上海弘竣实业有限公司

 

红炜老师具有多重身份,他是中国能源经济研究院院长,也是行业协会的专家顾问,他也是一位自媒体人,微信公众号“老红看光伏”拥有众多粉丝。也许是曾经长期从事金融投资工作,加之自己的勤奋和持续观察,红炜的很多文章颇具深度和思辨精神。在垃圾信息汗牛充栋的时代,类似的文章和观点在媒体中颇为难的。

我印象最深的文章之一,是红炜老师在8月中旬发表的那篇《面对光伏市场巨变,我们应当反思什么?》

文章开头指出:政策发布三个月了,面对它带来的市场巨变,“光伏中人除了抱怨国家‘失信’,国家管理部门中人除了空谈‘持续重视’,老红没看到一篇反思自己的文章。”

当前,中国光伏产业需要反思什么?红炜从以下七个方面条分缕析:

其一,风险意识严重缺乏到没有。

其二,计划经济大国的计划手段失灵到没有。

其三,产能扩张的制约机制弱化到没有。

其四,产业研究的权威机构和分析严重缺失。

其五,研究、学习风气是“偏门”的、“实用”的。

其六,企业的市场布局不均衡,国际市场一度萎缩。

红炜还特别谈到了光伏产业的传播与舆论环境:多元的、批评的产业舆论环境严重缺失:

当一个产业的其他制约机制严重弱化到没有的时候,舆论的监督和导向作用就显得十分重要了。但是这一作用,只能发挥于多元、具有批评和自我批评精神的产业舆论环境中。遗憾的是,中国光伏严重不具有这样的产业舆论环境。

第一,中国光伏还没强大到可以鼓励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时期,光伏企业家还没有强大到可以鼓励批评与自我批评的岁数。一个人的成长,从不自信到自信的表现之一,是具有主动的欢迎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承受力......如果这个产业发展的不那么快,也许它还没那么强烈的自我意识,但是中国光伏产业和企业发展的实在是太快了,就形成了强烈的自我意识,结果就是身体的成长与意识的成熟并不相匹配,产业处于只能说好不能说不好、我不说你不好你也不能说我不好的青春期,总之这还是一个不够自信的产业。

第二,成长中的光伏产业舆论机构目前还是典型的寄生生态。一个强大的产业,应当拥有敢于批评的独立媒体。遗憾的是,光伏产业还在成长中,媒体还在寄生中。它的结果也只能是:产业的舆论环境,只有企业家喜欢听的那一种声音。不像在互联网产业,批评腾讯、阿里、小米的文章俯拾皆是。潘乱的一篇《腾讯没有梦想》,让马化腾亲自冷静作答。

第三,大部分光伏分布式市场中人还没有形成自己的独立观点。分布式光伏市场......对于市场中的舆论、观点,在市场好的时候,他们愿意相信好的消息。在市场不好的时候他们更愿意相信不好的消息。信息的影响力总是被放大了的。










 1520559196.png

上海弘竣给你讲解!

扫二维码关注本公司公众号,第一时间了解动态!

网站:http:www.shjsolar.com点击这里可以带你了解更多!

邮箱:chole.feng@shjsolar.com

微信号:shjsolar

地址:上海市沪青平公路2008号竞衡大业1520

电话:021-59888569

 

Powered by MetInfo 5.3.19 ©2008-2019 www.metinfo.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