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弘竣实业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021-59888569    冯经理:13636546116 邮箱:chole.feng@shjsolar.com

上海弘竣实业有限公司

新闻中心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2017光伏论坛直播】光伏发电在能源变革中的历史使命——李俊峰

2017-10-27 16:41:01 上海弘竣实业有限公司 阅读

光伏发电在能源变革中的历史使命——李俊峰

 

上海弘竣实业有限公司

 

李俊峰:谢谢主持人,谢谢华北电力大学和北极星邀请我出席这个会议,去年举行了一次会议,也是在西国贸。出了一个题目,让我讲政策,我来讲讲宏观的东西,顺带着说一些制定政策遇到的问题。

今天是讲质量,徐永邦主持讲了为什么开这个会的主题,为什么强调质量?我从宏观和长远的角度看光伏为什么要有一个好的质量。大家都在谈能源转型,刚才主持人也好,开篇演讲也好,都已经谈到了十九大新一代的集体,特别是十九大报告提出了中国实现现代化两步走的目标,2030年初步现代化,2050年左右全面现代化。我们肯定要找短板,短板短在什么地方?大家知道我们和发达国家相比较,我们吃的、穿的、用的可能都没有太多的问题,差距不太大。我们最大的就是质量。什么质量呢?空气质量、大气质量、环境质量,包括今天又是一个严重的雾霾天。出现这种雾霾天的最弱的原因还是能源结构问题。所以说我们把能源转型放在了一个重要的阶段。包括能源局在内,过去都不敢大张旗鼓地用这个词,但是习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用了。大家一定要注意到“清洁、低碳”,把能源放在第一位置就是能源,以前能源局都不敢说这句话,中央把它提出来了,叫清洁、低碳,放在能源发展战略的首要任务是清洁,接下来是低碳,然后安全、高效,清洁放在第一位。十九大目标里面很重要的就是,我们现在发展的矛盾,从过去我们年轻的时候吃不饱、穿不暖、短缺时代,现在到了发展不平衡和发展不充分的矛盾。不平衡指什么?我们经济不错,环境很糟糕,不充分是什么?好多地方还没有做好,其中能源就是一个短版,中央也下了很大的决心做能源变革,但是能源变革中碰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我们都知道,我们的经济发展很快,特别是光伏,大家知道,我一直这样吹牛,好多国家的目标是我一开始忽悠出来的,十多年前我曾经提出来搞120万千瓦,到2020年,那个时候没有多少人相信,每个项目几个千瓦就是几个大项目,后来到了2000年才出来一个兆瓦的项目,算是一个大项目。到了2005年,2007年是200万千瓦,到了2010年提500万千瓦,到了2015年我们才敢提5000万千瓦。2015年下半年才敢提1.1亿千瓦。但是现在什么样子?我们今年可能就要完成差不多1.2亿到1.3亿,到2020年至少可以完成2亿千瓦的光伏装机,以前从来想都不敢想的数字,但是把这个数字换成发电量的时候,到2020年,所有的光伏发电量只有2000亿度,2020年全国的发电量大概在8万亿度左右,2000亿度,占多少?你们一算就算出来了。8万亿度和2000亿度,大家一算就知道,占得微乎其微。我们要谈能源变革、谈能源转型、谈能源替代,这个量太小了,好多人说对这个数字可能不太了解。我再讲一个,我们从80年代开始就装光伏,一直装到现在,2020年才搞2000亿度电,但是煤电今年1-8月份就涨了2500亿度电,就是说我们的体量太小了,这样就需要我们有一个比较大的规模的发展,所以在规模发展上,大家不要太担心,好多人问这样的问题,我们去年搞了3000多万千瓦,今年可能搞5000万千瓦,明年是不是有一个断崖式的下降,可能2000万千瓦、5000万千瓦,不会,我们还会按照这个速度增长。即使现在想想,到2030年,只有12年的时间了,到2030年的时候,即使搞到10亿千瓦的光伏发电,我们只有20000亿度,和那个时候的发电量相比较的时候,我们也只不过是20%,还达不到德国目前的水平。所以说我们任重道远。大家在规模这个问题上不要太纠结,也不要一下说出到2030年10亿这个数字就被吓死了,从120万千瓦、2000万千瓦、1500万千瓦、2000万千瓦、5000万千瓦、1.1亿千瓦,现在可以做到2亿千瓦,我们不要去提2030我们搞到10亿千瓦的光伏装机,即使到到10亿千瓦的光伏装机也仅相当于现在燃煤发电量的35%。就是这么一个数字。这就是光伏的历史使命,如果你进行能源替代的时候,你远远不够,现在必须想如何加快发展。

我现在给国家能源局也好,给搞能源的领导在出主意的时候,我们的可再生能源要尽快地上一个台阶,什么台阶呢?风电、太阳能,非水电的可再生能源要尽快突破年发电量一万亿千瓦时,超过了一万亿千瓦时才有力量去说话,水电超过了,水电大概现在接近15000亿度电了,这个发电站了20%多了,已经很不错了。我们其他的非水可再生能源什么时候能通过一万亿千瓦时?也就是说一万亿千瓦时什么概念?就是大概超过10%,我们才有说话的分量,算来算去,9%都不敢提,别说超过10%了,我们现在必须有这个魄力,在哪一个时间段较快地突破一万亿千瓦时。然后就像我说的第二个目标,两万亿千瓦时,像王玲(音)说的高比例的时候要占到一半,至少有5万亿千瓦时左右,我们才敢说占到50%以上。所以这个历史任务是落在大家的身上的。我们有这样的需求,大家不要担心需求的问题。因为在其他行业都有一个需求的问题,只有在这个方面没有需求的限制,没有天花板,你想做多少就做多少,这个是没有问题的。这是我讲的第一个观点。

第二个观点,从发电成本来说,已经大幅下降了,我和王斯成,那个时候几十美元一瓦,几美元一瓦,现在几个美分一完,那个时候不敢按照一度电告诉别人人,那个时候大概一度电相当于十几块钱,包括西藏2002年做的电站也是一度电十几块钱,我们就不敢告诉任何人,现在我们可以做到几毛钱了,在全球范围内已经出了两个美分、三个美分的这种情况。所以我们的成本是可以降下来的。这个大家要有信心,它未来是完全可以有竞争力的,过去我们是讲故事,现在这个故事已经变为现实了,这个现实在你们这一代搞光伏的人身上实现了。在座的大多数我都不认识,都是一帮年轻人,那帮老头(差不多像我这样的)都要退出历史的舞台了,希望在你们身上,是可以做到的。第一个是有需求,第二个是可以做到的,这是长远的东西。

接下来我讲一下我们面临的现实,你们年轻人经常用这样的话,叫作未来看得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现在不是骨感,现在搞光伏的人,甚至搞光伏决策的人,经常给自己挖坑,给自己挖陷阱,这个不行,就是我们必须看到美好的前景,又要脚踏实地地做好现在,做好现在什么东西呢?我讲的叫,就像我们习总书记在分析我们的社会发展阶段的几个“没变”,我们也有几个“没变”,就是光伏是以政策补贴发展起来的行业,必须依赖补贴发展这一点没有变,任何人希望明天、后天就取消补贴的人,你可以不要做光伏了,不可能,这件事情告诉大家,在两三年之内退出补贴是不可能的。所以说继续不断地降低成本是我们的一个责任,我们有那一天,但是不是现在。不是2018年,不是2019年,也不是2020年,可能还要更长一段时间。这是一个没有变。再一个,现在整个光伏发展的环境还没有变,现在弃光、弃风虽然做到很大的环节,但是化石能源的量远远超过可再生能源,尤其是光伏发电,它大你小,小了就不起作用,就没有那么的重要性,你是一个补充的地位没有变,你没有成为一个能源变革、能源转型的主力,虽然你的发电装机今年可能完成5000万千瓦,是做在中国风力发电装机里面最多的,这个没有变,但是你提供的发电量还是微不足道的,你是一个补充的地位,这个没有变,大家必须认清这个现实,我们还必须兢兢业业、努力地去工作。这一点也必须考虑到。还有两个是变了的,一个是什么呢?就是我们的光伏整个成本故事内的大幅降下来了,故事外的涨上去了,很大程度上抵消了光伏成本的下降。故事内的是什么?我们搞光伏的人自己可以控制得了的,比如电池板,比方说逆变器这套系统,甚至我们安装的过程都没有问题,但是土地控制得了吗?上网的电缆你控制得了吗?各种各样的,用习总书记说的社会制度交易成本你控制得了吗?这些东西都大幅度上升了。有领导问我沙特阿联酋为什么能出来三美分或者二点几分的上网电价?我说那个电池板都是中国做的,不论谁做都是买中国的,但是我们的成本,我还忘了一个融资成本,融资成本控制得了吗?这些成本都在大幅度地上升。有力地抵消了光伏成本本身系统内的成本的下降。从推动光伏技术进步大幅度降低成本的同时,还要解决刚才我说的三个问题,就是土地价格过高的问题,还要解决好融资成本过高的问题,还要解决好社会制度交易成本过高的问题,没有这些下降光伏成本是没有办法真正下降的,面对这个形势,我们必须考虑到。

最后,我们在面对政策的时候,我们不要给自己挖坑。刚才好多企业说到2018、2019可以取消补贴,可以平价上网,不看场合、不问空间地平价上网是没有意义的,我们说的是每年搞到几万亿度电的时候,那个时候不需要补贴,是那个时代,而不是现在,所以大家尽量不要给自己挖坑。还有一个补贴机制的方便程度,到现在来看,德国做得最好,最好的办法还是在一个固定电价走出去,是一个最好的办法,从其他方面来看,我是这么建议的,就是说我们2020年之前,我们可能以补贴为主,2020年之后,绿证补贴并重,2025年以后可以逐步取消补贴,用绿证或者配额的方式来扶持可再生,特别是光伏的发展,我们可能要走到这一步,而不是过早地提出补贴,而用其他的方式代替,如果找不到其他的手段替代原有的手段就先这样做的,过去都是这样的,没有新的制度之前不敢打破原有的制度,新的制度实验很有效之后再打破原有的老的制度,否则我会面临一个很大的困难,所以说我们无论如何,不能让政策出现一个断崖,这是我们做政策研究的人要好好考虑的。

再有,就是我们的政策要鼓励能源转型,我们切忌,在环保中间犯的很多错误。比方说中国是最早提出来步西方发达国家的“先发展、后治理”的老路。不是哪个人出了问题,不是哪个机构出了问题,而是机制出了问题。交了费用,排污就是合法的了。所以不得不出重拳解决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延续了40多年,把大气、水污染完了,我们才从总量管理向质量管理。大家都知道,80年代水基本上都是三类水,到了90年代就是四类了,到了二十一世纪都是五类了,现在开始往回走,像浙江、福建少数省走出来了,他们总量控制、质量控制,而不是再搞单纯的排污系统。我指的是什么呢?我们的煤炭是我们能源中的痛点,但是无论如何不能给煤电买了许可证,他有一个合法的发电的基础。我一直这样说,煤炭的清洁化是煤炭作为能源的一个基本的门槛,如果你不做到清洁化就没有做能源的资格,不要说清洁化是革命,不这么废话,煤炭必须做清洁了。但是我们的政策不能说你买了污染的许可证,就像你买了绿证就可以进来了,你给他配5%也好,10%也好,换句话说,一个企业有一万亿度的煤电发电指标,他只要买了500亿度的光伏发电或者新能源发电,他就可以发9500度煤电的合法证,我们一定要避免类似这样的东西。否则的话,我说一个特别大的量,它稍微增加一点就把你这个淹没掉了,最终大家会找一个什么借口呢?我的同学都用这样的借口,你就那么一点也解决不了问题,经济增长上来了,今年涨了6.9%,能源涨了6%,煤炭必须6%以上才能满足这个需要,你那点涨了半天看不到,就会有这样的问题。所以说大家在做政策研究的时候,一定要照顾到方方面面。所以说我们在看到光伏的历史使命,我们要看到光伏的前景,同时我们要看到它现在所处的困境,同时我们可能要脚踏实地地去做好我们的工作。至于质量问题,我希望其他同志来讲,因为质量是任何一个行业的生命线,你只要质量不好,是没有生存空间的,这个我就不说太多了,因为好多专家会讲这个问题,我只说从这几个方面给大家谈一谈,希望大家认清这样一个形势,做好自己的工作,踏踏实实地在快的同时把质量做好。

谢谢大家!



上海弘竣给你讲解!

网站:http://shjsolar.com点击这里可以带你了解更多!

邮箱:hj@shjsolar.com

微信号:shjsolar

地址:上海市沪青平公路2008号竞衡大业1502

电话:021-59888569


Powered by MetInfo 5.3.19 ©2008-2020 www.metinfo.cn